CEO访谈:土耳其电信Kaan Terzioglu - Mobile World Live

CEO访谈:土耳其电信Kaan Terzioglu

08 JUN 2015

在加盟土耳其电信(Turkcell)担任首席执行官还不到一个月时间,Kaan Terzioglu就产生了影响,他将公司重新定义为电信与技术的综合提供商,目标是紧密整合固网和移动业务。

现在,在担任土耳其最大移动运营商的首席执行官两个月后(这项任命还使他成为GSMA董事会成员),Terzioglu上周接受了Mobile World Live的采访,他谈到扩张土耳其电信国际业务的计划,以及政府最终进行4G牌照招标后的国内4G发展战略,以及他对土耳其电信市场未来发展的观点。而且我们知道他还有一只蓝色的猫咪……

Mobile World Live(MWL):您担任这个职务刚刚几周时间,您感觉怎么样?

Kaan Terzioglu(KT):感觉很棒。说实话,感觉不像刚刚过去的六十几天,而就像我陪伴土耳其电信走过的过去20年。我们创造了全部资产、网络,有一个真正以用户为中心的品牌战略,这是成为在这个国家获得成功和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柱。过去两个月,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整合Turkcell Turkey和Turkcell International。我们相信,Turkcell Turkey是我们做得最好的业务,我们现在想把这些成果带到我们希望扩张的海外市场。在结束伦敦之行后,我将飞往乌克兰,我们马上要在乌克兰推出3G业务,我们还在考虑进入白俄罗斯和其他周边国家。

MWL:最近有许多关于土耳其4G情况的报道,一旦频谱拍卖最终到来,对土耳其电信来说,获得4G频谱有多重要?

KT:在拍卖到来时获得频谱绝对重要,但我无法承诺究竟什么时候推出4G业务以及现阶段怎么做。运营商的任务是向消费者提供适用的服务,我们会推出4G,但我们需要判断时机以及如何去操作。

这个策略促使我们和政府进行了健康的对话,结果我们看到标准被延期。8月份的招标现在与技术无关,它将满足国家的需要,而不仅仅是运营商的需要。我们欢迎和政府对话,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健康的,如果有可能,我们愿意为国家做出贡献。

MWL:您认为招标竞争大吗?价格会很高吗?

KT:我希望不会,因为我认为收取高额牌照费对政府是不利的,虽然能带来短期效益,但从长远看将损害国家的利益。我记得英国的第一次3G招标实际上对2001年的衰退造成了很大影响。当时他们一定会为进入这个市场而互相道贺,但这条路走不通。我希望监管部门不要让我们疯狂竞争,因为作为企业,我们本来就倾向于竞争。

我记得英国的第一次3G招标实际上对2001年的衰退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时他们一定会为进入这个市场而互相道贺,但这条路走不通。

 

MWL:土耳其现在有足够的4G需求吗?

KT:土耳其消费者对移动需求很大。自3G推出以来,数据消费量增长了335倍,我预计这个趋势会持续下去,因为我们看到土耳其每天都在创造新的宽带数据消费纪录。虽然我们还没有4G,但我们拥有全球最先进的3.5G网络之一,借助我们的移动网络、WiFi分流和小蜂窝,即使没有4G,未来18个月我们也有足够的容量满足用户的移动需求。

MWL:众所周知,土耳其总是很晚采用新技术,作为电信公司首席执行官,您认为这是土耳其的最佳战略吗?

KT:如果你是运营商,你要考虑怎样最廉价地获取重要的技术,从这个意义上说,推迟采用新技术有其优势。但你必须问自己,作为一个国家,你是愿意被认为是一个消费者,一个生产者,还是一个贡献者,你可以晚些,买得便宜些;你也可以率先,买得昂贵些。我也有这样的困惑,我认为这是一个健康的争论。也许在5G到来时,我们可能会更积极地尽早探索这些技术。

5gMWL:说到5G,土耳其总裁有过一些关于跳过4G直接进入5G的谈话,这现实吗?

KT:我认为任何梦想一开始都是不现实的。当肯尼迪总统说人类要登上月球时,人们都以为他疯了。如果有梦想,就会有热情。它或许两年内不会实现,或许需要四年时间,而到那时我们可能已经部署了4G。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有梦想,从这个角度看,我尊重这样的志向和目标,我认为这是土耳其想参与到未来技术里去的一个良好的迹象。

我认为任何梦想一开始都是不现实的。当肯尼迪总统说人类要登上月球时,人们都以为他疯了。

MWL:为什么土耳其获得4G连接需要近8年的时间?

KT:我们从根本上错过了这个领域里的一些东西,影响最大的就是数字基础设施领域。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努力部署适当的基础设施和光纤。即使未来我们部署了4G,即使我们不能为每一个城市、每一座建筑找到适当的光纤解决方案,我们也要努力地去使用它。我想问,为什么需要那么长时间?我们能不能加速?我请求政府寻找更快地部署错失的基础设施的办法,在电信业,我相信我们不应受政府执行的高速公路和机场建设规则的制约,这是非常不同的。如果有一件事要解决,就是这件事。

MWL:结束伦敦之行后,您将在土耳其电信于乌克兰推出3G业务之前赶到乌克兰,这是体现您的国际战略的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吗?

KT:我们积累的战略资产对我们在其他国家部署网络、打造融合网络平台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凭借这些资产进入中亚、巴尔干半岛、中东和北非等与我们有文化亲和力的市场。我们在土耳其市场的地位允许我们快速发展,提供更低的成本。

MWL:您说的电信与技术的综合企业的含义是什么,土耳其电信和您上任前有哪些不同?

KT:我认为不能把这种转变和我们以前所做的工作割裂开,但它更关乎发展我们已有的东西,为客户创造独特的价值主张。整合并提供综合性解决方案是合乎情理的,因为土耳其人对移动宽带和固网宽带有很高的需求,这就是我们决定利用Turkcell Superonline的资产和土耳其电信的资产打造一个真正的IP网络的原因,这不仅允许我们为用户提供低成本的服务,而且我们还能创造三网和四网融合的服务。你还会看到我们更积极地把OTT服务推向市场,我们希望比那些OTT公司更有创新精神,如果我能把这种创新水平带给土耳其电信,而且有适当的牌照、工业规模和监管规则,我们就能赢得用户的心,同时能赚更多的钱。

MWL:您已有在移动业务中引入OTT服务的计划,您认为OTT是威胁吗?您希望进入这个领域吗?

KT:首先,我信奉“相同的服务,相同的规则”,在一个国家开展经营活动的所有公司都应遵守适当的规章制度。如果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我们不应为了对外开放而扼杀民族工业。我相信,只要我们对所有事物运用相同的规则,OTT就不是一个威胁。如果我购买运营牌照,我就会遵守某些规章制度,这对每个人都是最公平的。在土耳其,人们每个月看电视的时间是130个小时,这些看电视的人可能每个月还要看140小时的视频点播,如果这种服务有需求,就应该允许提供,只要提供服务的平台照章纳税和接受监管。

 

我信奉“相同的服务,相同的规则”,在一个国家开展经营活动的所有公司都应遵守适当的规章制度。

 

MWL:您能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您自己的背景吗?

KT:我的职业生涯是从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员开始的,后来我在这家事务所从事管理咨询工作,侧重技术方面,我在这里干了10年。此后我在思科公司工作了12年,做过多个职位。2012年我回到土耳其。两个月前,我被猎头相中,这使我进入了土耳其电信。我非常高兴加入电信行业,而成为GSMA这样一个伟大的组织的一份子是一个额外的奖励。当我知道进入GSMA董事会时,我非常惊喜,我期待做出贡献。

MWL:您在闲暇时间做些什么?您怎样放松自己?

KT:我喜欢烹饪,在这上面花了很多时间。我还喜欢打高尔夫,我有一艘小船,会用它去钓鱼。我还有一只蓝色的猫咪,是一只英国短毛猫,它占用了我很多时间。这份工作非常适合我的个性,因为它要和人交往,有创新,而且与开朗聪明的人合作,总能给人一种成就感。

Author

Mobile World Live

Mobile World Live is the online service dedicated to providing the mobile industry with daily news coverage & analysis of the biggest global market development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