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rticles by category "中文"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国力争互联网提速40%,向私人投资开放

在中国总理李克强批评中国移动互联网网费高、网速慢一个月后,国务院要求电信运营商在今年年底之前将互联网网速提高40%,扩大农村地区的宽带接入并降低网费。 李克强总理4月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对企业家和经济学家说:“人们常常问哪里有可用的WiFi,因为移动流量费用太高。”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要求加快农村地区的高速光纤和宽带网络建设,在今年年底之前改造14000个村庄的网络接入。 国务院要求运营商必须公布提速降费方案,国务院还要求要更加严格地监督宽带服务和收费,保护消费者利益。 来自C114.net的报道称,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工信部将允许民营企业投资升级现有基础设施,加强网络设施的共建共享。 这个思路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更加开放的市场能吸引100多家民营ISP,它们能够升级农村地区的网络。 新华社援引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宁家骏的话报道说:“三家大电信运营商不能形成充分竞争,这是目前资费高和服务不能令人满意的直接原因。” 他表示,鼓励私人投资对开放电信市场是必要的,宁家骏表示:“消除制度障碍和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是保护消费者利益、推进互联网+战略的唯一途径。” 李克强总理今年3月提出了互联网+概念,互联网+即通过网络平台整合互联网和传统工业,这个概念有望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李克强总理不满中国的宽带速度在全球排名80以后。去年中国互联网平均接入速度是3.4Mb/s,在全球排在第82位。据Akamai Technologies的数据显示,全球互联网平均接入速度是4.5Mb/s。 不过,分析师认为,中国大中城市的平均移动接入速度并不比美国和西欧慢,而4G服务在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发展缓慢,拖累了中国的整体网速。

NTT docomo

NTT Docomo进行业务重组以刺激增长

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今天宣布重组业务架构,成立一些新的业务部门,这是其旨在实现中期财务目标的行动计划的一部分。 此次重组将从7月1日起生效,包括成立宽带业务部及销售与市场部。 这家日本领先运营商发布财报称在截止3月31日的财年净收益下降12%,主要原因是持续以大比例折扣吸引新用户导致服务营收下降,其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率比上年下降4个百分点,至31.2%,预计本财年会再下降1.5个百分点,至29.7%。 新成立的宽带业务部将专注于进一步开发光纤网络服务,包括新的Hikari服务,以及更好地和移动业务相连接。 NTT Docomo将把现有的四个部门合并成新的销售与市场部,负责开辟新的移动营收源,这四个部门是战略营销部、销售推广部、一线支持部和计费服务部。 其智慧生活业务部下属的两个部门将改变方向,在线市场部将改为消费者业务部,顾名思义,将专注于面向消费者的行动计划以及电子商务;内容业务部将更名为平台业务部,专注于B2B2C机会和安全相关服务。 其企业销售与营销部将把下属的M2M部更名为物联网业务部,解决方案业务部将变成解决方案服务部。 NTT Docomo表示,新架构旨在加强移动业务的竞争力和推动智慧生活业务的新增长。 2015财年公司的经营目标是营业收益增长2.8%,营业收入增长6.4%。预计今年的4G连接将增长6.26%,达3700万,3月推出的Hikari光纤网络服务将达到180万用户。

China

ABI:中国今年将超越美国,拥有5亿LTE用户

鉴于中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中国联通和第三大移动运营商中国电信获得了FDD-LTE牌照,预计中国今年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4G市场。 ABI Research预测说,到今年年底,中国将有5亿LTE用户,占国内移动用户总数的36.5%。 在LTE全面商用的第一年(2014年),中国运营商增加了近1亿LTE用户。由于具有先发优势,中国移动赢得了近90%的LTE市场。截止2014年年底,中国联通有400万4G用户,中国电信有300万4G用户。 ABI表示,2014年第四季度,全球LTE用户新增1.491亿,4G增长首次超过3G。ABI预计LTE将继续吞噬3G用户,2015年到2020年将以21%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2020年将达到35亿。 亚太是LTE用户最多的地区,占48.6%的市场份额,其次是北美和西欧。全球2G用户将持续减少,到2020年将减少到16.9亿。  

Softbank

软银部署TD-LTE,旨在提高峰值承载力与降低成本

新加坡亚洲宽带论坛现场报道:日本软银成功部署了TD-LTE网络,以解决影响服务质量的数据消费分布不均衡问题,以前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投入太高。 中兴通讯TDD产品副裁Han Gang在会上表示,因为日本的站点资源有限而且昂贵,所以软银以前不得不租用其他运营商的站点空间。 他宣称,通过改用中兴通讯的集中式无线接入网(RAN),软银能在其现有的小灵通(PHS)站点位置同址安装TD-LTE设备,这大大降低了成本。 中兴通讯的C-RAN架构将基带单元(BBU)和远端射频单元(RRU)组合在一起,允许一台BBU支持多达18台RRU。一个机架可以容纳五台BBU,一个中心机房可以容纳五个机架,即总共支持450台RRU。 Han称,这种架构的优点是可以共享基带资源,有利于消除干扰和扩大容量,“而且如果运营商需要为每台BBU更换电路板,它只需要去一个站点而不是几百个站点,这大大节省了运营支出。” 软银目前有1000多万TD-LTE用户,占其4G用户总数的三分之二,软银现已部署5.4万座TD-LTE基站。 根据GSMA Intelligence的数据,软银是日本第三大移动运营商,拥有3360万移动连接,占据20%的市场份额,其半数用户现在使用智能手机。 Han表示,全球近四分之一的4G运营商——八十到九十家公司——部署了TD和FDD两种网络,为了充分利用频谱资源,越来越多的运营商正在转向TD(使用非成对频谱),而绝大部分4G运营商在4G部署中仍单独使用更普遍的FDD(使用成对频谱)。 他指出,许多在欧洲部署TD-LTE网络的公司是新创办的公司和前WiMAX运营商。 Han宣称,中兴通讯在去年的全球TD-LTE基站出货量排行榜上排在第一位,约占总出货量的三分之一,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提供给中国移动的。

Huawi-Frieslaar

华为阐述智慧城市愿景

新加坡亚洲宽带论坛现场报道:中国厂商华为今天宣称,全球刚刚进入智慧城市之旅的第一阶段,虽然大量信息被采集,但却没有被有效利用,因为我们还没有将垂直市场连接起来。 华为战略与创新总监John Frieslaar(图)称,他认为智慧城市是一个从联网城市(connected cities)向聪明城市(smart cities)再向智能城市(intelligent cities)发展的历程,最终将发展成更具可持续性。 他表示:“这个历程关乎如何使用数据,通过使用数据了解发生了什么,从而发展到使用数据改变未来。” Frieslaar在主题演讲中指出,它不再关乎联网或宽带,“它关乎数字化转变——我们怎样获取信息,以及我们利用信息做什么。” 在智能服务方面,他表示,许多城市的政府正在做一些有趣和创新的事情,促使电信业给予更多关注并提出所需要的新型网络服务。 诸如无人驾驶汽车、物联网(IoT)、云计算和3D打印等发展趋势正在影响网络开发、部署的方向。 Frieslaar表示,2020年的宽带架构将构建在5G无线接入、支持细化数据流交换的软件定义网络、网络功能虚拟化以及把“物”保存在云端等主要技术的基础上。 他解释说,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希望通过缩短网络创新周期,加快新服务开发速度,以此来推动业务发展。 他表示,智慧城市正在成为华为全球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例如,伦敦正求助英国电信说,‘你能为我提供这些服务吗?你现在的服务组合不是我真正需要的。’” 许多城市的政府认为免费的WiFi接入对吸引市民和刺激经济增长是重要的,他说:“从电信业角度看,它们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传统电信服务组合或许不是它们未来需要的,物联网和‘物’云才是未来五年它们需要的东西。” 到2025年,物联网市场预计将拥有500亿联网设备。他指出,全球每年生产超过1万亿工业设备,因此物联网的潜能可能远远超过500亿。 他还表示,当我们乘无人驾驶汽车进入物联网世界的时候,处理过程必须本地化,为了提供冗余,一个区域必须至少要有两个基站,“我们构建网络的方式必须改变。”

NBTC

泰国电信监管部门拒绝为4G拍卖增加5MHz频谱

泰国电信监管部门拒绝了国有的CAT Telecom公司与dtac公司达成的由后者归还未使用的5MHz频谱的协议,它不想今年年底的4G频谱拍卖有任何拖延。 经过历时几年的谈判,CAT两年前同意dtac将1.8GHz频段未使用的5MHz频谱归还给泰国国家广播和通信委员会(NBTC)。 期待已久的泰国4G频谱拍卖定于今年11月和12月举行,由于一年前的军事政变,拍卖已被推迟了一年多。 预定的拍卖为1.8GHz频段的两段12.5MHz的频谱,归还5MHz频谱可以把供拍卖的频谱数量增加到30MHz,可划分为两个15MHz的频谱,以使频谱更好用。 《曼谷邮报》报道称,NBTC秘书长Takorn Tantasith表示,当事双方都还没有收到正式通知,“我们不想冒险,我们不想再有拖延。” 这个最新进展的起因是,在运营商抱怨说它们至少需要20MHz频谱才能提供有效的4G服务后,NBTC超级委员会(一个为评价该监管机构工作而成立的专门委员会)要求拍卖延期举行。泰国信息与通信技术部(ICT)部长上月还建议泰国国有运营商和广播公司归还它们所使用的频谱,作为4G频谱重新划分和拍卖。 Takorn星期二宣布将于9月1日辞职,《曼谷邮报》报道称,Takorn表示他的离职不会影响拍卖计划。

ZTE An

中兴通讯看好移动宽带,仍有40亿人口尚未联网

新加坡亚洲宽带论坛现场报道:中国网络厂商中兴通讯认为移动宽带市场仍有很大的增长机会,称中国加速推进移动宽带建设以及加强软件的重要性是推动营收增长的两大动力。 中兴通讯亚太区首席技术官安伟(图)直言去年全球用户增长超过20%。 目前只有30亿人口拥有宽带连接,“因此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安伟(图)在今天发言时表示:“到达每一个10亿人口大关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 不过,他指出,现在全球仍有40多亿人口没有连接到互联网。 中国的潜力 中国工信部(MIIT)4月底宣布,运营商今年必须再增加60万座4G基站,改善宽带速度,这是工信部对李克强总理批评中国移动互联网速度慢、价格高的响应。 作为中兴通讯运营商事业部首席技术官的安伟对Mobile World Live说,伴随经济增速放缓,中国目前正通过移动宽带助推经济增长。 中国去年在移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大幅增加51%,达到111亿美元,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在2013年底获得4G牌照后都在积极扩大4G网络。 中国移动超过了自己的TD-LTE部署目标,去年底达到72万座TD-LTE基站。 安伟表示,去年中国新建的4G基站有40%是中兴通讯提供的,他还称,公司认为未来一两年仍将加速发展,去年全球新建的4G基站中每四座就有一座是中兴通讯提供的。 他表示,一旦中国移动基础设施支出减速,政府将推动把光纤网络扩大到农村地区,届时国内厂商将把重心转向光纤到户(FTTH)。 软件 伴随移动行业采用NFV(网络功能虚拟化)和SDN(软件定义网络)以提高效率,他表示,运营商的设计和维护工作必须从以硬件为中心转向以软件为中心。 他说:“目前只有1%左右的电信员工从事软件工作,随着硬件变得日益普通,运营商需要通过网络虚拟化技术插入不同的应用,因此它们需要经历组织和理念上的转变。” 他指出,在美国,像AT&T这样的运营商正在大量聘用有SDN和NFV背景的软件技术人才,“中国的运营商正充分认识到软件技术的影响,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发展正在加快。”

Brekke

挪威电信任命内部人士接替“伟大的CEO”Baksaas

专注开拓亚洲市场的挪威电信集团任命自2008年以来担任挪威电信亚洲业务主管的Sigve Brekke(图)担任集团新的首席执行官,他将从8月17日起上任,接替即将退休的Jon Fredrik Baksaas。Baksaas已在首席执行官岗位上度过了13年时间。 挪威电信集团董事长Svein Aaser称,在Baksaas去年表示出辞职意愿后,集团也考虑过挪威以外的多位人选,但1999年加盟挪威电信的内部人士Brekke最终胜出。 Aaser指出,Brekke在亚洲有出色的业绩,在2008年8月Brekke被任命为亚洲业务主管后,挪威电信增加了1亿多用户,他表示:“他事必躬亲,专注而忙碌。” 亚洲市场目前在挪威电信集团企业总价值中的占比超过40%。 Aaser还表示:“Brekke在我们的亚洲成功事业中发挥的领导作用以及他丰富的国际经验和强大的领导力,对于公司延续赢利性成长有巨大的价值。” Brekke将获得590万挪威克朗(79万美元)的基本年薪。 惜别 董事长对即将离任的Baksaas极尽赞美之能事,称赞他是“伟大的CEO”和“挪威当代最重要的行业领导人之一”。 的确,在Baksaas任职期间,这家北欧运营商经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 Baksaas从2002年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当时挪威电信只有1500万移动用户,现在,挪威电信在全球拥有1.92亿移动用户,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亚洲的增长,并且业务扩展到13个市场。 同一时期,营收增长了一倍多,从490亿挪威克朗增长到了1070亿挪威克朗,公司市值从450亿挪威克朗增长到了2700亿挪威克朗。 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支持挪威电信选择Brekke的决定,称他是延续挪威电信增长和价值创造的“完美人选”。 Baksaas表示:“多年来我们合作密切,他的业务知识、对客户的专注和事必躬亲的管理作风将确保公司有一个伟大的未来。” 2014年12月,Baksaas再次当选GSMA主席,任期两年至2016年年底。预计他会保留这个职位。 他从2013年10月开始担任这个移动行业协会主席,负责统筹该组织的战略方向,该协会组织代表全球近800家移动运营商以及更广泛的移动生态系统的250多家公司。

KDDI Watanabe

KDDI今年的目标是分流65%的移动数据到WiFi

新加坡亚洲宽带论坛现场报道:日本运营商KDDI去年努力加大数据流量向WiFi的分流力度,促使大量数据从移动基站分流,节省了庞大的无线资本支出。 KDDI研发实验室主任Fumio Watanabe(图)今天在亚洲宽带论坛发表主题演讲时称,三四年前,WiFi分流比例停滞在30%左右,当时用户遇到WiFi频繁连接问题,而且固定费率方案难以刺激用户使用WiFi。 在KDDI部署300万个免费WiFi接入点后,WiFi分流比例从30%猛增到了57%。Watanabe对Mobile World Live说,随着一半以上的移动流量被分流到WiFi,公司的LTE资本支出也下降了几乎相同的比例。 他说:“在截止3月31日的上一财年我们达到了57%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在本财年将WiFi分流扩大到65%,进一步降低LTE资本支出。” KDDI是日本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根据GSMA Intelligence的数据,其所占市场份额为24%。 Watanabe还指出,引入LTE语音(VoLTE)不只是为了提供高质量的语音服务,KDDI还推出了分享屏幕、位置和摄像头等附加的“sync”服务,例如,用户可以把地图实时展示给通话中的对方。 KDDI遭遇到过在某一时刻、某一地点移动流量极端集中的情况,为应对移动数据的爆炸式膨胀,Watanabe表示,KDDI计划两年内在3.5GHz频段采用8×8 MIMO(多入多出)技术,这项技术可以支持1Gb/s的理论下载速度,但目前还没有可用的芯片组,因此它可能不得不和硬件厂商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Huawei

华为首席执行官称希望做一家欧洲公司

在《金融时报》的一次采访中,华为轮值首席执行官郭平向欧洲监管机构提出一个条件:像本地企业一样对待我们,我们则将进行更多投资。 华为三位轮值首席执行官之一的郭平表示:“如果我们能有和欧洲公司一样的公平参与机会,这对我们将是极大的鼓舞。” 这家中国厂商目前在欧洲有近10000名员工,其中从事研发的有1200人。上周,华为宣布了一项最新投资——在比利时勒芬开设欧洲研究所。 通过这些投资,华为宣称它不是把欧洲仅仅看成销售机会,而是追求更深入的合作。 郭平表示:“我们在这里不是把欧洲当作市场,我们希望在这里做研发,我们希望在这里做采购,我们希望成为一家欧洲公司。” 华为认为,至少从网络厂商角度看,欧洲的包容性比美国强得多,美国一直在进行强力封锁。 然而,在电信领域,中欧关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欧盟委员会曾考虑对进口欧洲的中国产网络设备进行调查,但最后决定不采取反倾销行动。欧盟委员会还保留调查一项反补贴索赔的权利,但经过和中国政府谈判,最后选择不继续下去。 该事件无疑给中方留下一些伤痕,郭平表示:“这个过程让人很不舒服;让我们感到非常困惑。”